Display mode (Doesn't show in master page preview)

2021 年 7 月 20 日

国际经济

中国和美国的法律工具运用...争夺新时代全球领导力的开端(焦点话题 第27年第3246号)

คะแนนเฉลี่ย


        自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以来,中国经济持续加速增长。2020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达到14.72万亿美元,缩小了中美之间的经济规模差距,同时中国的议价能力大幅增强,引起了美国的担忧。拜登总统时代的美国反制中国形式已从过去不时发生斗争的形式转为由通过立法的长期战略性斗争。为此,美国通过多项重要法案来阻止和与中国竞争,其目的可分类为如下:

 

        1)旨在阻止中国进出口商品和技术的法律:该法律延续了特朗普政府期间以网络安全为由阻止从中国进口技术产品和阻止中国使用美国战略性产业如半导体产业技术的措施,将中国公司列入商务部黑名单或“实体清单"1,并要求美国公司和美国籍人士在获得许可证后方可与这些中国公司进行交易。拜登政府持续使用此类工具来阻止中国,且还扩展了将中国公司列入该清单的范围和理由,从军事和技术安全议题扩大到人权议题。

        2) 旨在阻止中国公司在美国融资的法律:2021 年 6 月 3 日拜登总统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禁止美国公司和美国籍人士对被列入“非特别指定中国军工复合体公司(NS-CMIC)"2清单的59家中国公司进行投资,是对特朗普总统在任期间签署的第13959号行政命令中总共31家公司清单的增加和调整,规定美国投资者必须在1年内完全撤资,源于美国指出名单上公司所经营的业务可能引起安全担忧,或是与中国军方相关联的公司。

        3) 旨在增强战略性产业竞争力的法律:该法律是这场竞争战中最重要的法律工具。2021年6月8日美国参议院以68票赞成对32票反对的表决结果通过了《2021年美国创新与竞争法案(Innovation and Competition Act of 2021)》,预算金额逾2,500 亿美元,预算支用期限为5年,是美国历史上预算金额最大的战略性产业立法。

 

        这场竞争战中值得关注的是,中国和美国对法律工具的运用方式极为相似,只是时间不同。美国通过《美国创新与竞争法》开始学习制定战略性产业的工具,而中国早就通过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五年规划制定了战略性产业,从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2011-2015年)开始明确制定了技术密集型的战略产业,直到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2021-2025年)。

 

        与此同时,中国也开始学习使用美国一贯使用的壁垒保护工具。2021年6月10 日中国政府通过了《反外国制裁法》,以提高中国反制西方国家制裁的法律权力。中国政府可以将外国人士或机构列入反制裁名单,如果发现该外国人士或机构直接或间接参与制定或实施歧视中国公民或机构的外国制裁。中国此类反制方式是前所未有的,但从中国的经济、技术和军事方面的准备就绪度看,中国拥有更多的议价能力,并可选择在适当时间使用这一工具。

 

        中美通过立法确定国家战略以互相反制,仅是争夺新时代全球领导力的开端,将重塑中美两国过去不时发生斗争的形式,并转为通过立法的长期战略性斗争。这场竞争的道路还很漫长和胜负难料,因此包括泰国在内的全球企业家和投资者必须重视该风险。此外,泰国也应实施在中美两国之间保持平衡的政策,以持续为国家经济发展带来最大利益。

 

​ 

[1] 该清单由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BIS)监管。

[1] 该清单由美国财政部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OFAC)监管。


国际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