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play mode (Doesn't show in master page preview)

2020 年 12 月 2 日

Econ Digest

从特朗普时代到拜登时代,泰国对美汽车零部件出口应加快调整战略以应对多方面变化

คะแนนเฉลี่ย

        美国一直是泰国汽车零部件的主要进口国。过年美国从泰国进口的仅海关编码(HS Code)为8708的汽车零部件就超过7.15亿美元,在每年为泰国带来80亿美元收入的汽车零部件出口市场中占9%以上。不仅如此,美国也是世界第二大汽车市场,其政策变化势必对泰国汽车零部件出口走向产生明显影响。开泰研究中心认为,在新的风险即将来临之际,加上泰国无法再依靠普惠制(GSP)待遇在美国市场上建立竞争优势,泰国汽车零部件制造和出口产业需制定新战略以应对各种风险。

 

        今后阶段泰国汽车零部件对美国市场的出口形势将发生变化,首先始于泰国汽车零部件在美国市场上的竞争地位所带来的风险。特朗普总统宣布取消泰国汽车零部件的普惠制待遇并从2021年1月1日生效,导致泰国汽车零部件从免征关税恢复原来的征收2.5%的进口关税。从泰国进口到美国的汽车零部件将不得不上调价格,导致泰国汽车零部件面临更多竞争。

 

        开泰研究中心认为,美国取消泰国汽车零部件的普惠制待遇后,如果泰国厂商无法找到新的出口市场,必将面临更激烈的价格竞争,最终导致泰国汽车零部件出口总值出现下降。预计2021年泰国对美国的汽车零部件出口总值(包括被取消普惠制待遇的部分)将从2020年的127亿泰铢降至112.8至117亿泰铢,同比萎缩8%-11%。被取消普惠制待遇的汽车零部件包括变速箱及零件、 方向盘及零件、传动轴和差速器及零件、车轮及零件以及其他零部件。

 

​        因此,被取消普惠制待遇的汽车零部件的制造商必须进行调整以应对上述风险,包括降低成本和寻找新的替代市场如南非、墨西哥、加拿大、日本、东盟国家、印度、巴基斯坦和澳大利亚等。《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的一些成员国和泰国一样也是世界重要的汽车零部件生产基地。如果美国重新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而泰国未参加该协定,那么泰国将不得不面临与世界主要市场汽车供应链脱钩的风险。除了要面对不久的将来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Joe Biden)就任新总统后美国汽车市场将过渡到电动汽车时代外,这将成为泰国汽车零部件制造商和出口商在中长期内的另一个主要风险。

 

        对于泰国汽车零部件在美国市场面临的竞争趋势,开泰研究中心预期,未来泰国不仅将将面临竞争力因普惠制待遇被取消而下降的风险,同时还将面临拜登就任新总统后美国对国内汽车业政策调整的后果,主要有以下两项:

 

        1)美国将再次大力支持国内电动汽车生产和市场建设。开泰研究中心预期,如果不进行调整以适应上述的新技术,泰国对美国的汽车零部件出口(主要是REM零部件)将受到直接影响,因为当前泰国出口美国的汽车零部件仍仅支持内燃机(ICE)驱动的汽车市场。

 

        2)美国有望重新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开泰研究中心认为,如果美国重新加入CPTPP,进一步的谈判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但如果仍在考虑是否参加该协定的泰国最终决定不加入CPTPP,将导致原已失去普惠制待遇的REM零件尤其是内燃机零件的出口机会减少,因为美国是全球最大的内燃机汽车市场,2019年注册的汽车数量达2.845亿辆;此外还将导致泰国未来参与美国电动汽车零件供应链的机会也随之减少。

Scan QR Code


QR Code

注:

本研究报告系依据可靠的资料来源撰写而成,旨在向公众提供信息,但本公司不保证其用于商业或其他用途时的正确性、可靠性和完整性。本公司可不经预先通知随时更改本报告中的信息。使用者在使用本报告中所包含的信息时须谨慎判断并自行承担由此所带来的风险。本公司对于使用者或任何人因使用本报告所含信息而造成的损害概不负责。本报告所含信息不应被视为针对商业决策的任何意见或建议。

Econ Dig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