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play mode (Doesn't show in master page preview)

2017 年 1 月 24 日

国际经济

“让美国再次伟大”——关注美国政策变化对世界贸易投资走向的影响(焦点话题 第23年2818号)

2017年1月20日,唐纳德•特朗普正式出任美国第45任总统。特朗普提出“让美国再次伟大”,源于其认为信息时代不公平的自由贸易制度导致美国政府收入损失、就业岗位减少和竞争力下降,而美国贸易保护主义的主要目标是其两大贸易伙伴——墨西哥和中国。


美国针对墨西哥的贸易保护政策的重要目标是在墨西哥投资汽车和零部件产业的美国及其他国家的大型跨国公司。墨西哥在贸易和投资领域对美国依赖程度相当高,美国是墨西哥最大的投资来源国,占墨西哥外商直接投资(FDI)总额的53%,同时墨西哥汽车产业的外商直接投资总额则占所有外商直接投资总额的21%。


与此同时,中国则是美国贸易逆差的最大来源,对中国贸易逆差几乎占美国全部贸易逆差的一半。不过,与对墨西哥相比,美国针对中国采取贸易保护政策时显得更加谨慎。


不过,开泰研究中心认为,美国贸易保护政策短期内对国际贸易的影响仍然有限,因为美国政府实施的各项措施必须遵循其法律程序。但是美国贸易政策的不确定性势将破坏投资气氛和影响外商投资决策,并拖累向中国制造业提供原料和零部件的东亚国家尤其是东盟五个老成员国(马来西亚、新加坡、泰国、印度尼西亚、菲律宾)的贸易和投资。


在中长期内,需密切跟踪美国陆续出台的贸易政策的具体内容。可以预见的是,国际贸易的障碍将显著增加最终对全球生产链模式及外商直接投资的流动造成影响,而受影响最大的国家将是依靠投资和出口来拉动经济增长的新兴经济体。


开泰研究中心分析了美国贸易保护政策对泰国的影响,认为泰国将受到美国对中国采取贸易保护政策的间接影响,这种影响将通过与中国生产链相连接的泰国出口产品传递。短期内美国对中国采取的贸易保护措施对美中贸易的影响仍然有限,可能导致中国出口值减少约550亿美元,缩减2.4%,进而导致泰国对中国出口损失约1.6亿美元,仍属有限损失。


不过,美国政策的不确定性可能导致中国的外商直接投资尤其是来自美国的投资放缓,进而导致中国经济放缓幅度大于预期,GDP增速可能从6.4%放慢为6.0-6.2%。这是影响泰国对中国出口的更重要的因素,将导致2017年泰国对中国出口仍无法实现正增长,可能由原先预测的增长0.6-2.6%逆转为萎缩0.5 -1.0% 。


从长远来看,在美国持续实施贸易保护政策的情况下,如果泰国无法提升产业结构以生产和出口具有更高价值的终端消费品,泰国的外商直接投资显著放缓的风险将会加大,同时也将无法从中国为规避贸易壁垒而将生产基地转移到东盟地区中充分受益。

国际经济